当前位置:主页 > 综合体育 > 网球 > 正文

俄后裔在澳网实现美国梦 透露每场比赛前都会哭

互联网 2020-02-09 12:20

肯宁

肯宁

  澳大利亚,墨尔本 - 2020年澳网冠军肯宁接受WTA Insider专访,分享首度获得大满贯冠军的喜悦。在墨尔本的夺冠路上,21岁的美国姑娘一路击败了巴蒂、张帅、高芙、贾巴尔等人,并在决赛以4-6 6-2 6-2击败前世界第一穆古鲁扎。

  1987年肯宁的父母移民到美国,随后在1998年为了她的出生而回到俄罗斯,出生之后,肯宁随着父母到了美国佛罗里达州。肯宁的父亲兼教练亚历山大很早就注意到,他的女儿不喜欢玩洋娃娃,喜欢玩球类,而且手眼协调能力很好。

  2019年,肯宁突破性地赢得三个WTA巡回赛冠军,并连续击败时任世界第一巴蒂和大坂直美,同时在法网打入16强。随着她在资生堂·深圳WTA年终总决赛上获得替补资格,肯宁也被评为2019年WTA进步最快球员。

  在决赛对阵穆古鲁扎的三盘大战中,肯宁的好胜心得到了充分的展现,她表现极为坚韧。

  肯宁的父亲兼教练亚历山大表示:“她讨厌失败,所以她拿出了最好的表现。”“对我来说,她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。比赛对她来说非常艰苦,因为穆古鲁扎体型与力量占优,但索菲亚拒绝认输。”

  WTA Insider:比赛才刚过去几个小时,在线影院,你现在心情如何?

  肯宁:我非常高兴。我还是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,这太神奇了。我的梦想实现了,这实在令人兴奋,很荣幸能够站在这里。

  WTA Insider:人们将通过这场比赛记住你,而在比赛中你看起来很平静。你当时脑海里在想着什么?

  肯宁:我认为必须冷静下来,有点太紧张了。我的开局并不好,我知道自己需要放松一下,才能打得更好。我试图隐藏自己的情绪,是的,当时情绪很激动。但我试着冷静下来,不让情绪失控。

俄后裔在澳网实现美国梦 透露每场比赛前都会哭

  WTA Insider:网球界有这么一种说法,那就是过于情绪化的球员很难持续地赢得比赛。当然这并不总是正确的,有些球员需要释放情绪。在你的职业生涯中,你是如何积极利用你的情绪的?

  肯宁:从情绪上来说,这很难。我释放了很多情绪,在某些位置和阶段每个人都会有点情绪化,这也是我仍然需要改进的。这是决赛,我真的很想赢,我的态度是必须要拿下这个冠军。

  WTA Insider:在第三盘获得5-2的领先之后,你是如何不去想自己离第一个大满贯冠军只有一局了呢?

  肯宁:感谢上天,我在5比2的时候没有哭。在第二盘的时候我真的哭了几次,我只是觉得有点激动。然后我坐下来,努力不让自己在人前哭泣,但我的内心却在想,天哪,我要赢了吗?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。我简直说不出话来,简直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WTA Insider:当你在球场上哭泣时,是什么引发了这种情绪?在那些时刻最强烈的情感是什么?

  肯宁:在过去的两周里,我每场比赛前都会哭,不过这也帮助了我。但我不是故意哭的,它是自然而然。随着每一场比赛的进行,我觉得自己在比赛中越陷越深,我真的很想赢,于是我告诉父亲‘好吧,你得帮帮我’。今天显然是最重要的一天。我跟爸爸说‘这是最重要的一场比赛’。但他说‘不,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’。他想让我冷静下来,我敢肯定他真的为我感到紧张。不过相信他也一定为我感到骄傲,也为我的成就感到兴奋。

  WTA Insider: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似乎是希望通过赢得更多的比赛赢得认可。美国有那么多优秀的选手,你是如何把这作为动力的?

  肯宁:这是不可思议的。能成为联合会杯其中的一员是一种荣誉。当联合会杯领队里纳尔迪打电话给我时,我超级兴奋,我试着用这来激励我去奋斗。当我看到大坂直美与安德莱斯库赢得大满贯冠军时,我很激动。能在年轻的时候赢得大满贯非常棒,你会受到很多关注。我记得我当时在想,如果那个人是我呢?那该有多不可思议。非常开心能在这里取得成功,这是一种荣誉。它将永远定格在那里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WTA Insider:你之前有没有设想过自己赢下澳网冠军会是什么样子?

  肯宁:就是这个样子吧,但眼下的情景肯定跟你在自己房间里设想的完全不同。不过老实讲,我真的从来没有设想过这样的场景。在刚进入澳洲赛季、来到布里斯班的时候,我有想过每打一轮之后自己会是什么心情。这简直太疯狂了,但也的的确确发生了,脑海中幻想的场景一下子成真了。我真的无比兴奋。有些人问我,你是不是受到了比安卡的激励。我决定放任自己去设想一下,然后……哈利路亚!

  WTA Insider:你之后有什么庆功的打算吗?一边要庆祝,一边也要继续脚踏实地。

标签